某平_lepp

【Tate×Violet】【美国恐怖故事】the fault in the stars

OMG

【六&蘇】二十年老中医专治脑残脑洞:

写手精分七题,一方的死亡梗写一篇甜文,写完了发现并不甜x。


好喜欢Tate这个小变态啊,T和V这对简直唤回了我久违的少女心。(图源网络。)








      事实上,Tate很难忘记自己第一次见到Violet时她的样子,那个鬼气森森的小女孩,有着一双美丽而摄人心魄的黑眼睛。


       她就像一朵尚未盛开就已经凋零的花朵一样,美得绝望而歇斯底里。


       他想,如果必须说出一个确切的自己爱上Violet的时刻,那就是那一刻。从他第一眼看到她开始,他就已经爱上了她。他爱她,像爱每天的晨曦与夕阳,像爱盛夏的微风与凛冬的白雪,她是如此美丽,即使沉沦在黑暗里,也是如此美丽。


       她是他在黑暗里唯一的光,是他深陷在罪孽与丑恶的泥沼里唯一的救赎。


 


1.


      Violet粗暴地把堆在床上的CD踢到床下,那些封面印满黑色十字架的金属和摇滚跌落在堆满地上的换洗衣服中间,发出沉闷的一声响。Violet为自己清理出一处小小的容身之所,然后把自己狠狠地扔在床上。她的脸颊紧贴着深色条纹的床单,在那之上她嗅到了残存的阳光的香气,干燥的,温暖的香气。Violet不得不承认,那香气让她想起已经久远而模糊的那些日子——


       她还活着的那些日子。


      这一年,是Violet死去的第十年,也是她留在这幢房子中的第十年。她的身体在地板下渐渐腐朽成尘土和骨殖,她的灵魂却年复一年地徘徊在古宅的每个角落。


       死亡与她曾经想象过的完全不同,除了不能离开这座房子之外,死去与活着似乎并没有不同。Violet每天窝在房间里听同样的CD,读那些厚厚的悲情的哥特小说,偶尔下楼和Ben与Vivien一家人一起吃个晚餐。没有无趣的家庭作业和学校欺凌,至少从这点来看似乎死后的生活也不错。


      他们并不是这幢鬼屋里唯一的死者,不过似乎来自不同时代的房客默认了互不干扰,自从死后,Violet很少在房子里看到其他的鬼魂。


       除了Tate。


      偶尔她会透过镜子里一瞥的反光或是窗外阳光的一闪看到那金色的头发和忧郁的蓝眼睛。她知道他就站在这房子的角落里凝视着自己,如同以往的那些日子一模一样。


       自从她对少年说出“Go away.”之后,Tate果然信守承诺地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Violet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恨着Tate。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缘故,自己的家人不会惨死在这座诡异的大宅里。但是,当她想起Tate时,她想起的始终还是在她死去的时刻,少年在浴缸里紧紧搂住自己痛哭失声的样子。


       她翻了个身,盯着天花板上深褐色的一个污点,突然想起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听到过的被关在壁纸中的女人的故事。


       她想,自己最终还是被关在壁纸中了。


      在昏昏欲睡里,她感觉自己的发梢被人极轻地触碰了,那个人像触碰易碎的泡沫一样用指尖轻柔地掠过她的面颊和睫毛。她听到一声温柔的叹息。


      Violet没有睁开眼睛。


 


    “你知道的,她不会原谅你的。”Hayden带着一抹浅浅的讥笑说,“你的洋娃娃从某种意义来说可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Tate懒懒地瞥了她一眼:“我可不想被一个想要插足别人家庭却被人抛弃的老女人教导我恋爱问题。”


      “随你高兴怎么说。”Hayden哼了一声,“至少我一度得到了我想要的,而你呢,你甚至没有尝过她的滋味,我敢说,你青涩的小女友现在已经绽放得芬芳甜蜜了,就算隔着楼板,我也能嗅到她满溢的荷尔蒙的味道,而你呢,你只敢在这里像个偷窥狂一样偷偷看着她。”


      勒住雪白脖颈的麻绳制止了她继续说下去,少年挑起一点眉尖,并没有放松手上的力道,直到听到颈椎折断的清脆响声。


   “我要是你,就现在闭上嘴回到你埋尸的凉亭下面去。”


     Hayden伸手抚摸着自己折断的脖颈,用力将它搬回原位。她满怀怨恨地瞪视了Tate一眼,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地离开了。


      Tate坐在楼梯上,熟练地点上一支烟,吐出一连串灰色的烟圈。他从前很少抽烟,可是这牌子是Violet抽过的,在他第一次见到她时,他从窗户的一角看见少女坐在门前的石阶上,肩膀纤细,指间夹着香烟。所幸的是死人并不担心会患上肺癌,所以Tate开始毫无节制地点燃香烟,有时候他并不抽,只是夹在指间,像Vi当年做过的那样坐在门前的石阶上看夕阳落下。


       那是他所最能接近她的时刻。


 


2


      惊醒Violet的是Chad带着哭腔的怒吼的声音,那对基佬就算死在一起,也没能阻止他们夜以继日的争执。


      她把脸埋在枕头里,想要把那声音滤在外面,然而这尝试失败了。


      她光着脚走下楼梯,刚刚推开起居室的门,就听到砰的一声响,一个雕刻到一半的南瓜飞到她的面前,在她脚下摔得四分五裂。Chad嘟嘟囔囔地从她身边挤过去,Patrick则是一句不发地大口喝着Vodka。


       Violet盯着那丑陋的鬼脸南瓜看了半天,才意识到今年的万圣节又要来了。


 


      在她还没死的时候,她并不怎么在意万圣节,在她死后,这个日子的意义就变得更加淡薄。Violet早已不像孩提时一样纠结着怎样才能装扮得更加恐怖,对她而言万圣节唯一的意义就是她可以离开这座房子,重新走在陌生的街道上。


      去年的时候她去了高中,透过走廊的玻璃,她看见教室里一张张陌生而年轻的脸,甚至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听见一个女生尖着嗓子大声向同伴们描述曾经在这所高中开枪扫射的骷髅枪手。


      他们很快就哄笑着走开了。


      Violet站在走廊上,盯着雪白的大理石地板。她想要想象Tate提着枪走过这段走廊的样子,可是头脑里却是一片空白。在她眼里Tate始终是那个笑得天真无邪的少年,金黄蓬松的卷发,眼里带着淡淡的水雾。


       她在别人注意到她之前,戴上卫衣的帽子,拉紧拉链,从人群中走了出去。


 


       Tate独自一人站在桥拱下。远处街道上闪烁的灯光看起来像天边的星星一样遥远而难以触及,在这里只有呼啸的海风和他寂寞地独自一人。


       自从Violet死去,之后每年的万圣节Tate都会来到他们曾一起约会过的海边。他承认自己怀念有关她的一切,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弧度,她的长发滑过指间时微凉的触感,她嘴唇甜蜜而柔软的芬芳。


      他把脸埋在手臂里,一直到听到身后纷乱的脚步声也没有抬起。


     “瞧,他还在这里。这次没有他勇敢的小女友保护他了……我敢说,她终于学会放聪明点,离这个杀人魔远点了。”


        出乎意料的,Tate并没有感到愤怒,他说得对,他想。


        像Violet这样美丽纯洁的人,并不应该沦落到和自己在一起。


        他张开嘴,心脏像是即将撕裂般的疼痛着。在这个时刻,他比以往都要强烈地感受到Vi不再属于自己。


        他向着满脸鲜血的自己曾经的受害者走过去,他们和他一样,被永远地停留在了那个充满犹疑和愤恨的十八岁。


       Tate感觉到拳头击打在身躯上的陌生疼痛感,他没有反抗。他听到自己肋骨折断的声音,血从额头流下来,蒙着薄雾的鲜红色挡住了他的视线。


       他一动不动地躺在沙滩上,从眼角斑驳的血痕里里抬头看辽阔天穹上点点璀璨的繁星。


       它们那么美,冰冷而遥远。


       仿佛他触不可及的梦。


 


       “你们离他远点。”


        在那个血红的星辰之梦里,他听到了少女的声音。


        起初他以为那是另一个梦境,然而他感觉到Violet走过来握住了他的手。


        “你们已经死了,他也已经死了,何必花时间在这种无谓的报复上,这帮不了你们。天还没亮,用剩下的时间去看看你们在乎的人吧。”少女沉静地说。


       一阵喧哗后,他听到人群三三两两的散去了。


       然而Violet的手并没有松开。


        他感觉自己的睫毛被突然涌出的泪水濡湿了。他几乎已经忘记了他曾经牵Vi的手时,她的手是那样柔软而温暖。现在她的掌心一样柔软,却冰冷得仿佛那遥远的死去的星辰。


        然而归根结底,他终于再次牵住了她的手。


        她俯过身擦去他额头干涸的血迹,那伤口已经消失无踪了。鬼魂与活人不一样,再深刻的伤痕也不会在他们的身上留下痕迹,唯一能伤害到他的只有爱而已,爱让他受尽煎熬。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原谅我了。”他抽抽鼻子,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Violet抵住他的额头,少年还是她记忆中的样子,即使他的手上满是血污,在他的眼里却看不到任何罪恶。


         也许她注定无法从他甜蜜的罪恶中逃脱。


      “我不会原谅你,可是,我依然爱你。”她想,爱是如此糟糕的一件事,让他们在无止尽的杀戮、欺骗、背叛之后,依旧会沉沦其中。


       Tate侧过身亲吻了她。他的嘴唇有混合了眼泪与血腥的苦涩味道,在漫长的十年后,同样的星空与月光不曾改变地照拂着两人的亲吻。


       就算她没有原谅自己也没有关系,他们还有时间,他知道漫长得看不到尽头的时间总有一天会治愈所有伤害。


        总有一天……



评论

热度(230)

  1. BJ【蘇】Schnee von Gestern 转载了此文字